W3C中国

W3C Blog: W3C数字出版(Publishing@W3C)主要进展

2017年6月19日,W3C的数字出版负责人 Bill McCoy 发表博客文章,阐述W3C数字出版(Publishing@W3C)的主要进展。

 publishing@w3c

2017年2月,W3C在与IDPF合并时正式设立了W3C数字出版计划(Publishing@W3C)。经过4个月的努力,我们已经取得了一系列的结果。新成立的出版商务组(Publishing Business Group)作为出版业探讨对未来基于Web的数字出版主要需求的论坛,已经正式开始运行。我们在2017年3月在伦敦举行了商务组的首次面对面研讨会,并每两周举行一次电话会议。新设立的 EPUB3 社区组(EPUB 3 Community Group)也开始正式运行,在W3C的框架下扩展 EPUB 规范。有超过 50 个原来 IDPF 的会员已经正式加入到W3C的数字出版计划(Publishing@W3C)中,使数字出版快速成为 W3C的一个新的行业领域。

 

今天,W3C宣布了两个重要的里程碑工作:设立了新的出版工作组(Publishing Working Group),并启动首届 W3C出版峰会(W3C Publishing Summit)的筹备工作,首届峰会将于 2017年11月9-10日在旧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与W3C的 TPAC 2017同步举行,详情请见相关官方消息。 

出版工作组的任务是:让所有的出版物成为Web上的第一类实体(first class entities)。工作组将为开放Web平台(Open Web Platform)提供必要的技术,确保传统出版与Web在无障碍访问、可用性、可移植性(便携性)、发行、归档、离线访问及可靠的交叉引用等方面的无缝融合。这是一个令人兴奋和雄心勃勃的目标,大量的W3C会员支持我们创建这个工作组,这也表明 W3C与IDPF的合并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关键一步。

作为一个标准化组织,W3C的工作成果是 Web标准,其最终目的是实现可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近年来,任何一项基础性创新技术的普及都需要一个丰富的生态环境。 例如开放Web平台,并不只是一组技术规范,也需要通过包括开源社区、测试平台、教育与培训等在内的各类工作,围绕Web平台形成丰富的生态系统和技术社区。IDPF是数字出版领域的商业组织,也是该领域的一个标准化组织。IDPF组织了系列活动来丰富自己的生态,包括年度的IDPF大会,围绕EPUB标准及出版领域更广泛的话题展开讨论。我加入W3C的出版行业领域(Publishing Champion),不仅仅是继续开发Web出版的技术标准,还需要进一步建立更广泛的技术社区,从而将各类出版物和文档集成到开放Web平台中,进而推动Web展现更多潜力。而首届出版峰会将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希望您关注并加入我们,参加2017年11月9-10日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首届出版峰会。

我们对W3C的数字出版(Publishing@W3C)的进展感到兴奋。这是一个让Web与数字出版紧密融合的巨大机会。我们需要您的关注和参与。感谢哪些让这项工作启动起来并逐步进入轨道的先驱者们,希望W3C的出版计划能继续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关注。

更多内容,请参阅W3C的数字出版计划,及其他博客文章。  

W3C的“战略漏斗”(Strategy Funnel):常态化探索创Web技术新想法

Strategy Funnel

2017年6月8日,W3C的未来战略方向负责人 Wendy Seltzer 发布博客文章,介绍了W3C的战略方向意见及研讨交流机制——战略漏斗(Strategy funnel)

W3C提供了一系列机制,从技术社区中听取关于未来Web标准与战略方向的意见和建议。这些机制包括与会员的讨论,与其他标准组织的交流,以及通过300多个社区组听取技术社区的想法。从这些渠道中,我们了解到许多好的想法,W3C的战略团队(Strategy team)也尝试了各种方法来识别其中的好想法。

本文将向您分享W3C如何通过正式上线的“战略漏斗(Strategy Funnel)”来探索和跟踪这些好想法,并邀请更广泛公众的关注和参与。

“战略漏斗”将各种潜在的、新的工作领域文档化,通过探索(Exploration)和研究(Investigation),识别任何一个新想法是否能够成为当前潜在的工作项;通过孵化(Incubation)和评估(Evaluation),以及后续的设立章程(Chartering)将一个意向转化为一个具有确定工作范围的工作组(Working Group)或兴趣组(Interest Group),或将有潜在价值的想法扩展到已有的工作组工作范围中。目前,战略漏斗是一个GitHub的项目视图,每个新的建议显示为一个卡片(card),这些卡片可以根据好想法所处的状态左右移动。大部分想法会从探索阶段开始,并随着成熟度的提升,沿着漏斗进入到后续状态。

关于“战略漏斗”中的状态,请参阅:

  0-探索(Exploration)

  1-研究(Investigation)

  2-孵化(Incubation)

  3-评估(Evaluation)

  4-章程设立(Chartering)

 

我们欢迎公众在这些好想法的任何阶段参与讨论发表意见,并会在“孵化”及其后的状态广泛征集来自公众的审阅意见。您可以帮助我们:

-识别进入孵化状态的想法的必要性和进行标准化的意义(孵化阶段)

-审阅该项工作相关的生态系统,表达您对开展相关标准化工作的意向和兴趣(评估阶段)

-帮助撰写工作组或兴趣组章程,确立工作组及兴趣组的工作范围(章程设立阶段)

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在将章程提交给顾问委员会进行正式审阅流程前,充分了解来自公开的技术社区的关切并响应各种质疑和建议,从而使顾问委员会的正式审阅流程变得更加高效。

欢迎您进一步了解W3C的战略漏斗(Stragety Funnel)。如果您有关于开放Web平台的好想法和新需求,请在Github上提出您的想法(add a new issue)。更多内容,请参阅W3C的其他博客文章。

W3C发布2017年4月版战略重点报告(Stragety Highlights Report)中文版

2017年4月,W3C在北京举行了 W3C顾问委员会会议,期间向会员发布了W3C战略重点报告(W3C Strategy Highlights Report)。这份报告详细阐述了Web技术的演进、迅速发展创新的Web社区以及W3C对诸多变化的应对措施。W3C于2016年夏季开始了内部的组织机构改革,以便更好的与由多种技术、利益相关者以及产业行业组成的复杂生态系统进行有效交互。

报告回顾了在过去6个月中,W3C继续增强Web核心、推进Web体验升级、拓展Web边界以及满足行业产业需求四个方面,持续优化Web平台的技术体系,主要进展包括:

-完成了IDPF与W3C的机构合并 (详情

-举办了Web与虚拟现实技术研讨会,汇聚资源增强Web平台对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的支持 (详情

-启动了万维物联网(Web of Things)的标准化工作,改善物联网行业的标准碎片问题 (详情

-W3C理事长 Tim Berners Lee 因发明万维网技术而获得 2016年ACM图灵奖 (详情

更多内容,请参阅报告英文版本,及中文翻译。W3C重点工作报告半年发布一次,详情见W3C工作报告(Highlights Report),以及W3C CEO Jeff Jaffe关于 AC 2017 会议及 W3C愿景的博客文章。

W3C Blog: Web平台测试(Web-Platform-Tests)项目进展

2017年5月16日,W3C的 Philippe le Hegaret 发布一篇博客文章,回顾了W3C的Web平台测试项目近两年的主要进展,具体内容如下。

2013年,Tobie Langel 发布了题为“测试开放Web平台(Testing the Open Web Platform)"的文章,提出了一个简单的想法,W3C将通过扩大在Web平台测试上的努力。几年间,这一努力取得了很多进展。

2014年,这一项目转变成为共识驱动的开源项目,并在Github上以web-platform-tests(即WPT)发布。James Graham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将相关基础整合到一起(见 GTAC 2014上题为 Automation for a Better Web的报告),同时,通过采用 Ms2ger 提升了整个测试项目的可靠性(level of reliability)。在这一阶段,提出了wptrunner,最早用于自动化运行面向各种 Mozilla 产品的所有测试。

2015年,增加了 Reftests 来让CSS测试变得更加灵活,lint tool 用于支持审阅者(reviewer)的工作;服务器也扩充了新特性,支持跨请求的状态存储(storing cross-request state)

2016年,为了进一步提升测试的稳定性,项目引入了稳定性检查器(stability checker)。这支持在Firefox和Chrome的浏览器引擎上自动运行新的测试。指针事件工作组(Pointer Events WG)尝试了测试驱动的方式,任何对规范的修改都需要有在 WPT 上对应的 pull request。

2017年,WPT所支持的浏览器引擎数量快速扩大Chromium项目采用了WPT作为主要的共享测试套件。WebKit也积极的推进同样的事情。WHATWG开始采用WPT测试驱动的方式开展工作。WebDriver规范推进到候选推荐标准的状态。Geoffrey SneddonCSS测试迁移到WPT上。本月早些时候,Web平台工作组(Web Platform Working Group)也开始采用 WPT测试驱动的方式开展工作。

本周,Bob Holt 扩展了稳定性检查器,支持了 Edge 和 Safari(见博客文章 Diving into the Web Platform Tests)。这使WPT项目更好的产生和收集测试结果。

Tobie在四年前写下这个想法,未来仍然有足够多的工作等着我们做。欢迎更广泛的技术社区加入并帮助我们。起到W3C能够有更多的标准开发(目前有大约200个)能采用测试驱动的方法进行。

相关原文请见:

W3C Blog: The Web-Platform-Tests Project (2017年5月)

W3C Blog: testing the Open Web Platform (2013年2月)

更多内容,请参阅 W3C官方博客

W3C发布无障碍符合性测试规则格式(ACT Rules Format 1.0)的首份标准工作草案

2017年4月6日,W3C的无障碍指南工作组(Accessibility Guidelines Working Group)发布了无障碍符合性测试(Accessibility Conformance Testing, ACT)规则格式 1.0(Rules Format 1.0)的首份公开工作草案。该草案给定了一种标准格式,用来表达无障碍测试规则,同时给出了编写用于质量保障的测试流程。这份标准将有助于协调各类无障碍符合性测试工作,帮助各类组织更好的文档化和共享其无障碍测试方法。
 

欢迎您于 2017年5月5日 前通过向WCAG ACT的Github库提交反馈,或直接发邮件到 public-wcag-act-comments@w3.org。更多信息,请参阅:

-W3C的官方博客文章:W3C Blog: WCAG Accessibility Conformance Testing (ACT)

-W3C的无障碍指南工作组(Accessibility Guidelines Working Group)及W3C的Web无障碍计划(WAI)

W3C Blog: Web的第28个生日

2017年3月12日,W3C的CEO Jeff Jaffe在W3C官方博客发布文章,纪念Web的第28个生日。我们非常荣幸能够与Web的发明人、W3C理事长 Tim Berners Lee及我们的会员一起创建面向所有人的Web,以及承载万物的Web(Web for All and Web on Everything)
 

在 Tim 的持续领导下,400余家会员机构及数千名全球Web技术工程师一道,为我们的使命——尽展Web无限潜能(Leading the Web to its Full Potential)——而不断努力。
 

Tim 在万维网基金会(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W3F)分享了他关于未来Web的三个技术挑战(Three challenges for the Web)

1. 我们已经失去了对个人数据的控制:目前许多网站的商业模式都通过提供免费内容来换取用户的个人数据。我们中的许多人都默认同意了这种做法,从根本上,我们不介意用一些个人信息交换这些免费服务。但随着我们的个人数据被碎片化并逐步离开我们的视线,我们已经失去对自己数据的控制,我们不能从分享中获益,也不能决定什么时候和谁分享。更进一步,我们也无法告诉这些Web服务提供商我们不再希望自己的哪些数据被继续分享(特别是分享给其他第三方组织)。公司和政府通过对这种数据的收集还将产生进一步的影响,我们在Web上的行为可能受到持续监控和分析,进而影响到我们的隐私权,甚至阻碍我们通过Web探索更多的内容。

2. 虚假信息(misinformation)可以通过Web轻易的传播:今天,大部分人都在通过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在Web上获取新闻和各类信息。这些信息服务通过学习用户行为,并由算法决定呈现哪些内容给我们。这也意味着哪些假新闻和虚假消息也可能因为更吸引人,或者更符合我们对所获取信息的偏见而在Web上像野火一样快速传播。通过数据科学及大量的Web机器人,虚假信息可能主导整个网络,并使某些人从中获得经济或政治上的利益。

3. 线上的政治类广告需要透明性及可理解:线上的政治类广告已经成为一个复杂的产业。有报道称,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Facebook每天要发布超过50000条各类政治性广告信息。这些内容难于监管,部分广告并不符合一般的道德要求。这类定向广告可能对竞选结果产生深远影响。
 

这些复杂问题不存在简单的解决方案,但一些大方向已经基本明确:我们必须同大的互联网公司一起寻求某种平衡,将用户数据的控制权还给用户,这一努力包括研发新的数据管理技术,为个人数据提供“数据舱(Data Pods)”,并探索订阅及微支付等新型的盈利模式。应当对政府对个人信息的过度监测及其立法保持警惕,也应鼓励作为信息网关的关键互联网公司(如Google,Facebook等)在反对虚假信息方面做更多的工作,避免进一步形成帮助我们决定和选择对错的“集中实体”。我们需要加强算法的透明性,帮助我们理解那些影响我们生活的决定是如何通过算法做出的,并应当为这些算法建立基本准则(common principles)。同时,也需要对政治类广告所形成的监管漏洞
 

本文基于 Jeff Jaffe 的博客文章及 Tim 在 W3F 的博客文章合并,并部分翻译,全文请参考:

W3C Blog: 28th Birthday of the Web

W3F Blog: Three Challenges for the Web, According to Its Inventor 

请参阅更多Web的早期历史,及W3C官方博客内容(中文英文)。

W3C将于2017年3月1日启用新版W3C流程文档

2017年3月1日,W3C宣布将于今日启用2017年3月1日新版的W3C流程文档1 March 2017 W3C Process Document)。在这一版的流程文档中,最主要的变化包括:

- 增加了将推荐标准(Recommendation)标记为“陈旧(Obsolete)”的流程,从而与原有的废除流程(Rescinding)相区别;

- 将 AB 及 TAG 的选举机制调整为“单一可转让投票(Single Transferable Vote)”;

- 澄清了在另一工作组章程范围下继续开展已有标准工作(如超级组, Supergroups)的具体流程;
 

更多信息,请参阅 W3C博客文章:What's new in the W3C Process 2017? 新版的W3C流程文档是由W3C的顾问委员会理事会 (W3C Advisory Board)及由公众参与的W3C流程修订社区组(Revising W3C Process Community Group)共同完成的。

W3C发布Web内容无障碍指南(WCAG 2.1)的首份标准工作草案

2017年2月27日,W3C发布了Web内容无障碍指南(WCAG)2.1版的首份标准工作草案。从设计思路上,这份文档是对 WCAG 2.0 的更新,符合WCAG 2.1将意味着完全满足WCAG 2.0规定的各类需求及策略,同时满足更多针对目前Web发展所需的新要求。这份新的WCAG草案包含了28项新的成功标准(Success Criteira),其中3项标准已经通过了工作组的审核,其他的25项成功标准仍作为提案,征求更多的早期反馈和修改意见。因此,我们希望在下一阶段能够得到更多来自公众及技术社区的反馈。
 

进一步的信息,请参阅W3C博客文章:W3C Blog: Web Content Accessibility Guidelines 2.1 First Public Working Draft
 

欢迎您于 2017年3月31日前,向 WCAG 2.1 的 Github 库反馈 GitHub Issue,或通过发送邮件到 public-agwg-repository 反馈您的意见和建议。更多信息,请参阅W3C的无障碍指南工作组,及W3C的Web无障碍计划(Web Accessibility Initiative,WAI)

W3C Blog: 关于HTML5标准中的加密媒体扩展(EME)

2017年2月28日,W3C理事长 Tim Berners-Lee 发表了W3C博客文章,阐述对HTML5标准中加密媒体扩展(EME)标准工作的观点。文章主要内容翻译如下。英文原文,请参阅博客英文原文
 

业界广泛讨论的话题焦点在于W3C是否应该开发允许Web页面通过连接现有的底层数字版权管理(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以下简称DRM)系统来包含加密内容的加密媒体扩展标准(Encrypted Media Extensions,以下简称EME)。有些声音表示反对,但是我认为实际上合乎逻辑的回答是“是的,W3C应该这样做。”鉴于针对EME的反对浪潮中有很多言辞激烈的抗议,我觉得有必要向公众解释一下开发EME的逻辑所在。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去抗议、去深入调查、去跟进的事情,我希望那些用来抗议EME的资源和精力可以另寻渠道去解决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关于EME的争论当中,出现的很多观点我是认同的。要了解为什么会产生分歧,需要直面的首要问题是W3C到底应该不应该开发EME推荐标准。
 

我认为W3C应该开发EME的原因是,通过制定EME标准,我们可以带领从一开始就参与此项标准工作的工业界形成一个简单易用的方法来实现Web页面对加密内容的支持,从而保证浏览器之间的互操作性。这将为广大开发者以及用户带来很多便利。举个例子,很多人喜欢看Netflix提供的内容。他们在每天的工作和生活中有大量的时间用在Web上,他们喜欢把Netflix的内容方便的嵌入到他们的Web页面里面去,他们喜欢就所看见的内容进行在线互动讨论,并将讨论和内容互相链接。
 

那么,大家能不能把内容放到Web上而不用DRM呢?答案是可以的。其实现在Web上大量的视频内容并没有DRM。那些未经加密的付费电影实在太容易被拷贝,并且在现实的乌托邦世界中自愿全价购买一些并没什么用处的内容的人也大有人在。也有人认为整个著作权系统就应该被废止,他们可以通过影响立法活动去尝试修改相关条约,这当然会是一个漫长的斗争历程。无论如何,在当前的现实中,法律是保护著作权的。

 

既然DRM存在争议...

当一家公司决定分发他们想要保护的内容时,他们有很多选择。记住这一点很重要。
 

如果W3C最初没有开发EME推荐标准,那么浏览器厂商们一定会在W3C之外的某个地方做出类似的东西;如果EME不存在,厂商们一定会开发出新的基于JavaScript的多种版本;如果不使用Web页面来浏览,更多用户就会通过私有应用去看视频内容;如果这些封闭平台禁止应用里的DRM,那么那些大型内容提供商干脆就会去分发自己的机顶盒和游戏机产品作为唯一可以获取他们内容的渠道。
 

即使W3C理事长(W3C Director)决定不做DRM相关的标准,事实上什么也不会改变,因为W3C没有权利去禁止任何事情。W3C不是美国国会,不是国际知识产权组织(WIPO),也不是一个法庭。如果EME反对者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关于W3C做EME标准的争议可能就会大大缩短。既然如此,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将思考和行动回归到真正重要的事情上来呢。
 

那么,W3C可不可以就EME的争论亮明观点呢?可不可以因为DRM对用户来说算不上一件好事情而拒绝那些加入W3C希望从事DRM相关工作的人呢?即便真的如此,再说一次,也不会对现状带来什么改变,因为W3C不是一个法庭,也并非一个执法机构。W3C是什么?W3C是一个Web业界通过沟通和协作打造创新卓越的Web技术的地方。W3C和广大公众要理解在对抗DRM的时候W3C的力量是非常受限的。
 

然而,更为重要一点是,脱离Web做DRM是一个糟糕的想法。对于用户而言,通过Web的加密媒体扩展来实现DRM与其他方式相比是个更好的选择。

1. 如果内容是一个Web页面,那么它就是Web的一部分;

2. EME系统可以将DRM代码沙箱化,从而限制其可能对用户系统带来的安全威胁;

3. EME系统可以将DRM代码沙箱化,从而限制其可能对用户隐私带来的安全威胁;
 

provider-options3

如上所述,当一个内容提供商分发一部电影时,他们有很多选择,这些选择各有优缺点。重要的问题是,内容分发商到底有多了解他们的用户。

• 如果内容分发商选择卖DVD光盘或蓝光光盘来分发内容,他们就永远不会知道用户是不是看了光盘内容,或者有多喜欢看光盘内容;用户则可以尽情观赏内容,不必担心自己的观赏行为是否会被监视;

• 如果内容分发商选择Web作为分发媒介,他们就可以在用户解锁电影内容时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信息。浏览器通过EME系统,可以根据DRM代码限制电影内容的访问次数,并阻止回传更多细节信息(Web页面也可以监控并报告用户的相关访问行为,但是浏览器的这种行为也可以被监控并报告);

• 如果内容分发商选择例如IPhone这样的择封闭系统里的应用作为分发媒介,那么他们可以自主制定自己的DRM。他们也可以观察用户对电影观看的方方面面的细节内容。如果他们能够得到用户许可获取更多访问权限,例如获取用户的日程安排,他们就可以对用户做一个完全的侧写,并将其与用户的电影观看习惯进行关联;

• 如果内容分发商选择例如Android或者Mac OS X这样的开放系统总的应用作为分发媒介,他们可以得到与iPhone应用一样的用户信息反馈。但是,鉴于这个系统并不锁定,应用是可以进一步侵犯用户权益的,例如盗取用户机密信息,或者像Sony Rootkit 案件那样在系统上安装间谍软件;

• 如果内容分发商选择使用自己开发的封闭系统,例如游戏机或者机顶盒,用户就可以避免自己的电脑被安装间谍软件。内容发行商对于回传的用户玩游戏或观看行为等信息有绝对的控制权。但是用户却没有办法将这些内容和行为纳入他们互联Web生活的一部分,因为没有链入或链出的方法。
 

总之,实现Web对EME的支持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这将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在线环境使用户可以获取Web音视频等内容,并便捷的就此进行在线互动。
 

需要提出的是,尽管目前EME在Firefox浏览器Chrome浏览器中的实现中DRM代码已经沙箱化,但是保护用户的DM代码沙箱化程度并不是由EME标准本身定义的。

 

致媒体朋友

既然电影已经加入了Web内容的阵营,那么接下来我们是否需要担心内容提供商把音乐及图书等其他媒体内容放到Web上面去呢?对于音乐来说,我觉得不需要担心。因为我们看到业界已经有意识的逐渐从基于DRM的模式向一种非加密模式转变了,比如有时买家的邮件地址带有水印,没有DRM。
 

对于图书来说,也许会存在一定的问题,因为现在人们依然在使用大量的不支持Web浏览的封闭阅读设备,图书内容分发商通过这些封闭设备做DRM。并且,这些封闭设备正在逐渐被手机或电脑等通用设备上那些各式具有阅读工程的应用所代替。对于自发向Web模式发展的行业是否会自行放弃DRM,我们可以寄予希望,但前景并不明朗。
 

我们已经讨论了以分发电影为例,各式DRM使用方法的优点。现在,让我们来谈谈大多数DRM系统都存在的问题。


DRM存在的问题

这篇博客大部分的内容是我以W3C理事长的身份从W3C的技术角度去探讨的,但是接下来关于DRM以及DMCA的内容,我表达的是我个人的观点。
 

用户面临的问题

从用户的角度看,DRM的问题还真不少。关于这些问题的记载已经很充分,我在这里列举如下:

•  内容的合理性使用不能保证,例如免除评论、教育目的等

•  阻碍衍生作品的再生成

•  用户不能得到一份备份副本

•  DRM可能对用户的电脑产生安全威胁,攻击用户电脑
 

DRM系统通常会给用户带来的体验并不美好,例如用户只能在某些特定地区使用针对该地区的区域性许可,“购买”和“租赁”概念的不清晰描述,内容提供商消失,以及那些已购买的东西不能够访问等造成的问题。
 

即使有这诸多不便,用户们还是继续购买受DRM保护的内容。
 

开发者面临的问题

DRM阻止独立开发者开发与视频流互动的不同回放系统,例如,增加一个无障碍的特性,加速或减慢回访等。
 

将来可能面临的问题

几十年之后,也许因为当时的加密技术,或者因为没有及时拷贝,我们也许就没有当年那些电影的可用记录资源了。对此,我强力推荐,任何一个获得了一部电影版权并把它以任何加密形式分发的人务必将一份不加密的版本保存在例如大英博物馆、美国国会图书馆以及互联网档案馆等版权库里面。

 

法律问题

针对EME的大部分反对意见都与DRM有关,其中有些是关于某些法律的具体问题。
 

讨论最多的相关法律是《美国数字千年著作权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DMCA)。其他国家的相关法律大多与DMCA内容或多或少的近似。有些其他法律也在讨论范围之列,不过我们并没有一份详尽的清单,也没有做过相关分析。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投入了很多精力,通过使用多变或双边协定来劝说其他国家采用《美国数字千年著作权法案》这样的法律。在这里我对其他国家的相关法律不做探讨,但是我想指出的是,并不应该认为这仅是在美国才存在的问题。下面,我们来仔细看一看《美国数字千年著作权法案》。
 

当你想要大刀阔斧的在其他方面从整体上改革现有的著作权系统时,请留意《美国数字千年著作权法案》里面的一些特定部分,例如1201节,会将那些无辜的想弄清楚DRM系统的安全领域研究者置入被惩罚的险境。
 

在W3C的推荐标准开发流程当中,有一段时间我们曾经尝试在所有的EME工作组成员都同意署名保护这个规范技术里面的安全技术研究人员免受相关法律制裁之前,拒绝把EME规范向前推进。长话短说,这个尝试失败了。历史学家可能会指出失败的原因包括EME标准的开发过程不应该如此、EME工作组里面参与该标准的公司和根据《美国数字千年著作权法案》来打官司的公司不是同一伙人等。

 

安全技术研究人员面临的问题

2017年2月,W3C在鼓励Web业界启动一个“bug bounty”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保证参与该项目的发现并报告了系统中所含Bug的安全技术研究人员会被免于起诉。W3C可以鼓励这样的尝试,提供相关指南,但是W3C不能修改法律。我鼓励那些认为这种尝试很重要的人们帮助开发一份业界认同的通用最佳实践指南。一份通用最佳实践指南的初稿以及实施指南已经发布。这份指南的落地、实现以及产业的广泛应用需要大家的支持。
 

修改现行的法律显然是一个更符合逻辑的做法,但是由于技术社区似乎觉得他们对改善问题重重的美国司法体系很难起到积极作用,因为显得积极性不高。
 

这里公众的影响就十分必要了。他们可以促使公司们同意保护那些无辜的从事安全领域研究的人,以及从根本上改变《美国数字千年著作权法案》。W3C非常关注在现行司法体系下遇到麻烦的安全领域研究人员,并愿意跟踪他们的相关进展,寻求解决之道。


Web的未来

只有普世的Web才能发挥其全部作用。Web不仅应该能够可以承载现存的各种疯狂想法,也须要能够保存本世纪那些人类思想成果的精华。Web必须能够符合各种语言和文化的需求,能够包容各类信息及各类媒体。Web的普世性还应该包括对免费事物和收费事物的支持,因为这是当前世界的客观现实。这就意味着,Web能够支持电影等内容是一件好事,那么HTML5包含EME总比不包含要好。

 

更多内容,请参阅英文原文 W3C Blog: On EME in HTML5。更多W3C博客文章,请参阅W3C官方博客

W3C发布Web注释数据模型、词汇表及注释协议等三份正式推荐标准

2017年2月23日,W3C的Web注释工作组(Web Annotation Working Group)发布了三份Web注释的W3C正式推荐标准(W3C Recomendation):Web注释数据模型、Web注释词汇表、Web注释协议。同时发布的,还有两份说明性文档,以工作组备忘的形式发布。

Web注释数据模型(Web Annotation Data Model):该规范描述了一个结构化模型和格式,采用JASON格式,支持在不同的硬件及软件平台分享并重复使用注释,可以以一种简便的方式效仿常见用例,同时支持更复杂的需求,包括将任意内容链接到某一特定的数据点,或是链接到时序媒体资源的(如视频、音频)的特定片段等。

Web注释词汇表(Web Annotation Vocabulary):该规范用于Web注释数据模型的RDF类、谓词(predicates)及命名实体(named entities),同时列出了一组可能在模型中用到的其他本体,并提供了在互联数据上下文中使用Web注释JSON序列化所需要的JSON-LD Context及profile定义。

Web注释协议(Web Annotation Protocol):该文档表述了创建和管理注释的传输层协议和机制,它符合Web体系结构中REST接口的最佳实践。
 

此外,工作组还发布了两份说明性的工作组备忘(Group Notes):

在HTML中嵌入Web注释(Embedding Web Annotations in HTML):本文描述了如何向HTML文档中嵌入Web注释。文档通过实例如何在HTML文档中通过Selector来识别注释及对应的HTML片段。

选择器和状态(Selectors and States):在Web资源中选择所需的部分是Web注释经常用到的一个独特操作。本文档基于Web注释数据模型(Web Annotation Data Model)给出的模型和语义,重点抽取了选择器(Selectors)和状态(States),帮助开发者理解和使用。
 

更多内容,请参阅英文原文,及W3C的Web注释工作组。还可以关注W3C博客文章,W3C Blog: Making it easier to share annotations on the Web

W3C Blog: W3C对美国政府可能伤害全球协作的签证政策表示关切

2017年2月7日,W3C针对近期美国政府对部分国家暂停发放签证的政策可能对全球协作带来的影响,发布如下声明:
 

全球协作是万维网联盟(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开展工作的基础。世界各地的贡献者和技术实现者共同工作研发Web技术标准,构建开放Web平台并保持其互操作性。W3C的全球团队、全球办事处及全球技术社区分布在世界各地。正是由于来自不同技术背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贡献者的广泛参与,Web才能如此强大。
 

ACMIETFICANNISOCUSENIX等众多的国际组织一样,W3C密切关注美国政府最近在旅行政策上的变化,我们有更多的工作在线上完成,但也依赖于定期的面对面会议来帮助我们形成共识及推动工作向前进展。
 

我们正在寻求能够确保各类W3C会议顺利举行的各种方式。这其中,也包括将于2017年11月在美国加州Burlingame举行的举行的 W3C技术大会及顾问委员会会议(TPAC 2017)。目前我们并没有调整TPAC会议地点的计划,但我们将持续关注美国政府相关政策的走向,并寻求提供更便捷高效的远程参会支持。
 

更多内容,请参阅W3C的官方博客,本文的英文原文W3C Blog: W3C Expresses Concerns on Visa Suspension that May Hurt Our Worldwide Collaboration

 

W3C发布Web数据最佳实践(Data on the Web Best Practices)的正式推荐标准

data on the web best practice2017年1月31日,W3C正式发布了Web数据最佳实践(Data on the Web Best Practices)的正式推荐标准。该文档提供了35个用于在Web上公开或非公开地共享各种(政府、科研、商业等)数据的最佳实践(Best Practices)。其目标是实现数据智能,进而最大化数据发掘与重复使用的可能性。将URIs用作为标识符和多址接入选择项是提供各种各样元数据的关键,提供了与Web数据出版及使用相关的最佳实践。Web数据本身应该能够被发现和检索,并被人类和机器所理解。数据也有很多种用途,不仅可以被数据的拥有者使用,也可以被外部第三方使用。数据在何处以某一方式被哪一方所使用也应当能够被发现和检索,这也是公认的数据发布者的努力。遵循这些最佳实践将促进数据发布者(publisher)与使用者(consumer)之间的互操作。

W3C还同时发布了支持这一技术的两份词汇表,分别覆盖数据使用(Data usage)数据质量(Data quality)。这两份词汇表于2016年完成,也是即将完成的其他空间数据标准工作的基础。更多背景信息,请参阅相关博客文章W3C Blog:Data on the Web, Here is How。 

站内搜索

万维网联盟(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 W3C)是Web领域的国际标准化组织,致力开发开放Web标准确保Web的长期发展,实现“尽展Web无限潜能”的使命。

更多内容>>

AC 2021

2021年度春季顾问委员会会议 · 4月26-27日 · 线上会议

更多内容>>

W3Cx 开放课程

W3C与edX合作,推出W3Cx系列课程,您可以免费注册这些课程:

Web无障碍入门 | JavaScript入门 | CSS概述
HTML5概论 | HTML5(一) | HTML5 (二)
更多内容>>

W3C技术标准

查看Web技术标准
- 所有标准
■ Web与产业融合 ■
- 汽车 | 数字出版 | Web与电信
- 娱乐与广播电视 | Web支付 | Web数据
- 物联万维网(WoT) | Web安全
■ Web For All ■
- Web无障碍 | 国际化 | 索引(A to Z)
■ 社区组与商务组 ■
- 所有社区组 | 新建社区组
■ 标准工作组 ■
- 所有标准小组 | 参与指南

更多内容>>

W3C标准翻译

欢迎您加入W3C翻译计划,了解W3C标准和文档翻译情况,帮助提供不同语言的W3C标准规范及文档的志愿者翻译及W3C授权翻译,惠及全球技术社区。

更多内容>>

W3C中国贡献榜

我们通过贡献榜,感谢您积极参与W3C的标准制定及审阅工作、提供标准及技术文章的中文翻译、参与各类技术研讨会。

更多内容>>

中国参与W3C

W3C中国目前正在不断加大全球W3C工作的参与力度,并设立了一系列以了解中国行业需求、引导标准制定为主要目的兴趣小组(IG)和社区组(CG)。
Web中文兴趣组 | 小程序生态社区组 | 弹幕特别任务组 | 中国信息无障碍社区组 | 中文数字出版社区组 | 数据可视化社区组 | 中文文字布局需求特别任务组

更多内容>>

会员链接

相关资源需要使用 W3C账号登录后使用

首页 | 加入工作组 | 申请W3C账号 | 中国会员参考

开发者资源

合作伙伴

  •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 北航计算机学院
  • w3ctech